股票配资网

证券公司配资渠道 股票配资倍数 云南信托 配资 金策略配资 分拆二十年南北船再合并 “中国神船”重塑行业格局

原标题 分拆二十年南北船再合并 “中国神船”重塑行业新格局 

资本市场的表态永远是那么直接。“两船”合并的消息宣布后,昨日,中国船舶、中国重工、中国海防、中国动力等股票集体大涨,多家公司的股价直封涨停板。不少投资者在股吧中欢呼雀跃:“中国神船”要来了。

7月1日晚,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(中船集团,360配资网官网也称南船)和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中船重工,北船)旗下8家上市公司集体公告,当日接到控股股东通知:中船集团正与中船重工筹划战略性重组,有关方案尚未确定,方案亦需获得相关主管部门批准。

传了多年的南北船合并得到了官方的正式宣布济南期盛配资。有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,投资者的追捧并非没有道理,南北船合并之后,国内造船业将形成“一超两强”的新格局,亦将改写世界的造船行业格局。

二十年轮回

此次南北船重组集体“官宣”之日,正值两大造船集团成立20周年的纪念日。

1999年7月1日,经国务院批准,原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分拆为中船集团和中船重工,并同日挂牌成立。自此,证券公司配资渠道以长江为界,两大集团开启长达20年划江而“据”的局面,南北船的俗称由此而生。

20年间,中国造船业成功赶超日韩,南北船也逐步成长为世界级的造船企业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2018年年底,偏重船舶设计与系统配套的中船重工外汇配资 路易泽 配资,在船舶全产业链上皆有布局,目前拥有48家工业企业,28家科研院所,5家上市公司,实现营业收入3150亿元,利润总额88.6亿元。

而建造能力相对突出的中船集团,股票配资倍数拥有上海长兴、广州龙穴两大生产基地,旗下工业企业31家、科研院所9家、4家上市公司;《财富》数据显示,中船集团2018年营收额为298亿美元,实现利润3.7亿美元,旗下员工约7万人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此次南北船的合并,虽显突然,却并不意外金策略配资。在站到世界造船产业高峰后,同根同源的两大集团民品竞争、重复建设等弊端越发明显,期货配资 钱整合成为普遍共识。

一超与双强

在业内人士看来,行业的持续不景气,外汇配资 路易泽 配资也是两船合并的原因之一。

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,全球航运市场持续低迷股票配资倍数,供大于求,全球产能过剩明显;国内众多造船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、重组。

经过数年的洗牌,国内造船业订单已逐步集中到头部四家企业。

第三方机构VesselsValue的数据显示,济南期盛配资国内造船企业手持订单(民船)数量前四名为中船集团、中船重工、中远海重工和扬子江船业,分别为291艘、143艘、129艘和95艘。而国金证券研报表示,上述四家骨干造船集团合计全国市占率达90%以上。

如果南北船此次顺利重组并合并,中国造船业将由此前的四强争霸西藏昌都地区股票配资,变为“一超”与“双强”的新格局。

一超自然是 “中国神船”。可以预见,重组完成后的“中国神船”不仅有最全的船舶产业链布局,还将拥有大连、上海、广州三大生产基地;产品上也将覆盖几乎全部民用船型,并承建中国海军绝大部分舰船。

两强则有各自的生存之道。中远海重工的母公司是中国远洋海运集团,截至去年底,中远海运船队规模约1285艘,综合运力超1亿载重吨,是全球最大的综合性航运企业。

扬子江船业是我国目前最大的民营造船企业西藏昌都地区股票配资,近6年来实现净利润共计约173亿元。去年10月,扬子江船业率先联手日本三井成立合资船企,共同研制LNG船等船型,云南信托 配资插足高附加值船型市场。西藏昌都地区股票配资

行业新格局

南北船整合聚力一处,瞄准的竞争对手是谁?答案可能就是新船订单数刚刚超过中国的韩国船企。

据公开信息,自2012年中国成功登顶世界第一造船国后,韩国已连续6年订单量位居第二,排在中国之后。然而,2018年韩国船企的订单数在时隔7年后超过中国,重返第一的宝座。

据克拉克森今年初公布的数据,2018年全球新船订单量共计1195艘、2892万CGT(修正总吨,下同);其中,韩国船企接单量共计251艘、1236万CGT,证券公司配资渠道占比42.7%;相比之下,中国船企2018年接单量为463艘、931万CGT,占比32.2%,西藏昌都地区股票配资排名第二。

除此之外,一起重磅合并正在韩国造船业发生,一家规模产能和市场份额与“中国神船”不相上下的造船企业即将成型。

3月8日360配资网官网,韩国现代重工与韩国产业银行正式签署了收购大宇造船的协议。按照协议,韩国产业银行将其所持的大宇造船55.7%股份全部转让给现代重工。

来自VesselsValue的数据表明abs配资,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手持订单数分别为259艘和78艘,两家韩国造船集团合并后将合计占有全球市场份额约20%的份额,成为全球第一大造船企业。

在此背景下,南北船的合并也成为必然的选择。